陕西英才书画网

查看: 467|回复: 5

[画家] 《水墨英才》--- 李建安(276)

[复制链接]

738

主题

2935

帖子

7901

积分

超级版主

Rank: 8Rank: 8

积分
7901
QQ
发表于 2016-8-9 09:36:5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张芙蓉 于 2016-8-11 17:50 编辑

《水墨英才》推荐中国画家李建安(276)
293.JPG


       李建安(百花园主),亦为雪僧、雪禅也。1961年生于西安,现为中国铁路美术家协会理事,陕西省职工美术家协会副主席,陕西国画院特聘画师,陕西陇海书画院副院长,西安铁路局美术家协会副主席,安康市美术家协会副主席。
       其作品曾入选纪念毛泽东同志在延安文艺座谈会上的讲话发表60周年全国美术作品展.第一.第二届全国职工美术作品展,文化部.国家画院主办的全国画院艺术家作品邀请展及多次入选省部展览,曾获全国铁路美展一等奖.陕西省美展二.三等奖.优秀奖等。曾在陕西国画院、西安沈学仁画廊、深圳国际油画城、汉中群艺馆、安康文化活动中心、西安亮宝楼等处举办个人画展,出版有《李建安画集》、《李建安扇画艺术》、《百花园画集》、《百花园雪韵》、《百花园艺录--花鸟篇》等专著。《工人日报》、《人民铁道报》、《美术报》.《中国书画报》、《陕西日报》、《东方艺术》和《南国艺术》等报刊对其艺术成就进行过专题报道。作品被陕西美术博物馆、陕西国画院等多家文化团体和众多个人收藏。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738

主题

2935

帖子

7901

积分

超级版主

Rank: 8Rank: 8

积分
7901
QQ
 楼主| 发表于 2016-8-9 09:41:05 | 显示全部楼层
李建安作品欣赏
IMG_8508.JPG


IMG_8541.JPG


IMG_8543.JPG


IMG_8565.JPG


58.jpg


10.jpg


4.jpg


5.jpg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738

主题

2935

帖子

7901

积分

超级版主

Rank: 8Rank: 8

积分
7901
QQ
 楼主| 发表于 2016-8-9 09:44:44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张芙蓉 于 2016-8-9 09:52 编辑

IMG_8885 拷贝.jpg


照片 013 拷贝.jpg


IMG_8917 拷贝.jpg


照片 241 拷贝.jpg


03  DSC_1651李建安(西安铁路局).jpg


照片 237 拷贝.jpg

李建安_副本.jpg


照片 007 拷贝.jpg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738

主题

2935

帖子

7901

积分

超级版主

Rank: 8Rank: 8

积分
7901
QQ
 楼主| 发表于 2016-8-9 09:57:54 | 显示全部楼层
贴近骨头的努力
    ——读李建安的画
          文  /张 渝
       在《回顾》一文中,美国诗人庞德从语言、意象及韵律三个方面阐述了他的意象主义。但我感兴趣的不是他的意象宣言,而是他在阐述他的意象宣言时引用的一句话:更贴近骨头。这句话是休利特说的。谁是休利特?他有那些著述?我不知道,我只知道他说的这句话实在是太重要了。因为,当下很多人的艺术创作都不是贴近,而是远离骨头。于是越来越多地“繁文缛节”虚假的装饰着当今画坛,于是越来越多地塑料品开始大行其道,于是,越来越多地所谓美丽不仅没有骨头,而且没有体温。
      那么,为什么要有骨头?庞德解释是:这样做,将会减少絮烦的浮夸和放纵的奢丽。其实,所有的繁絮与放纵都是由于缺少主心骨。因此,贴近骨头,不仅仅是长肉的需要,而是要更加明确自己生长的方向。
      作为画家,李建安有着自己鲜明的形式特征。比如构图上的“方形布阵”。林风眠之后,这一构图样式被大量采用,但是能如李建安那样持之以恒且又高密度地坚持的艺术家并不多,而李建安正是这不多中的一个,建安庄重、坦率,而方形构图又最适宜从视角上突出这一形象。难道这种形式选择是建安的一种故意?也许。不过,这一切,在我看来,还只是肉而不是骨,更不是主心骨。建安的主心骨在于朴素。
      关于朴素,已经有太多的人做了太多的阐述,因此,关于朴素本身的概念,我并不想多言,我要说的是关于朴素的“滋养”。古人说,“古之能文者,多游历山川、名都、大邑,以补风土之不足,而变化之天资。”建安身居安康,由于妻室之因,他又常在西安。我们知道。安康之秀润,西安至厚重恰可互补。因了这种互补,建安的作品往往秀润中透着朴拙,朴拙中又闪着灵动。我相信这一切都是建安的日常经验,然而,好的作品总是向着我们日常经验之外延展,向着我们的意识深处延展,而“经验之外”于“意识深处”需要的恰恰是游历的功课。从陕南的安康到关中的长安,横亘着取之不尽的秦岭,从地缘优势与文化资源两方面看,建安都得地利之便。得地利之便的李建安实际上还面临着难题,这道难题最基本的内核是:“长安画派”之后,陕西画坛崛起了崔振宽、陈国勇、赵振川、罗平安等一批高水平的山水画家。有这些老师辈画家的存在,前文所说的建安所得的地利之便在某种程度上又成为一道难题。如何破解这道难题?事实上建安所面临的难度要比他的老师辈画家们在当年面临的难度要高,其间究竟,就象研讨会上的发言一样,先发言者往往具备较大的发挥空间,后发言者虽然可以受到前者的启发,但其发言论述的空间相对较窄,因而难度也就更大。这时,如何另辟蹊径也就显的格外重要。当然,不是所有的游历都可以辟出蹊径,但所有的蹊径一定来自游历者的发现也是千真万确的。所以,“出游”以及如何“出游”变成了建安滋养他朴素画风以及朴素思想的关键所在。
      建安的作品,我喜欢的是《秋林》、《隆冬》、《坡上人间》、《大山希望》、《住上红瓦房》等,因为这些作品不仅有血肉的温度,而且贴近骨头。对骨头的贴近要求明确、直接。而这又牵扯到艺术史上的百年难题:写实与抽象。为此,诗人聂鲁达在他的《回忆录》中是这样理解的。他说:“非写实的诗人是死的,单纯写实的诗人也是死的,纯粹反理性的诗人只有他自己和他的恋人可以了解,这是很凄凉的事,纯理性的诗人,连驴子也读得懂他的作品,也是非常凄凉的。”这段话,实际上讨论了艺术的难度。无论写实,还是抽象,缺少难度的艺术也一定缺乏高度。而所有的高度又都离不开“骨”的支撑,所谓“骨苍神俊”。基于此,作为肉的“笔墨”表现的必然是“骨”,可贵的是,作为艺术家的李建安追求的也恰恰在此。
      至此,我要说明什么是“骨”。它与古人的“风骨”又有何关联。我们知道,古人在“风骨”那里,“风”是文辞,“骨”是文意。而本文所说的“骨”既有“风骨”之意,更有生命个体的守望与坚守。有了这一切,即使不是“骨法用笔”,也一定会贴近生命的骨。作为艺术家,李建安从生活而不是符号入手,一步一步地做着贴近骨头的努力。作为朋友也作为理论工作者,我很高兴看到画家李建安目前所作的这种努力。假以时日,我相信李建安的作品一定会骨苍神俊。也只有骨苍神俊了,我们才能相信这句话:“一位诗人说些什么,是无关重要的,只要他说得好。就诗而言,‘什么’是无足轻重的,‘如何’却是一切,素材、题目、内容,实质并不决定什么;任何一个题目,诗都可以处理;形式、处理,乃是一切。”“形式”是“骨”,而“处理”一词,说白了,就是如何贴近骨头。为此,我瞩目建安的努力。
  (张渝著名艺术评论家)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陕西英才书画网 ( 陕ICP备14005324号  

GMT+8, 2017-9-20 17:24 , Processed in 0.209766 second(s), 28 queries .

陕西英才书画网 官方QQ:2297557332 | 微信公众号:sxycshuhua | 邮箱:2297557332@qq.com | 电话:18991806063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